请输入搜索关键字!

产业互联网如何振兴东北经济?

大商创 | 2019-09-04 13:26 | 415 我要投稿

摘要: 东北有没有互联网,答案可能是否定的,但产业互联网或许可以有。

东北有没有互联网,答案可能是否定的,但产业互联网或许可以有。

2018年毛振华控诉当地政府严重侵占民营企业权益的声音还未消失,“投资不过山海关”的风向就已经有所转变。王健林一口一个“感谢了党和政府”,很快便成了陕西省、延安市的座上宾,直至今年正式“出血”,800亿投到沈阳、上千亿预计在陕西落脚,“首负”似乎一下子又阔绰起来。

马化腾和马云也开始动作频繁。腾讯与辽宁省人民政府牵手打造“数字辽宁”,阿里巴巴和黑龙江省共建“数字龙江”,前者刚刚转型产业互联网,后者也必须跟上脚步、表示立场。但不管出于何种目的,这无疑是东北互联网的机遇。

不过产业互联网开进东北,定然要触碰东北现有的“经济支柱”——快手和网红,这不是玩笑话。

人才争夺战

在东北,直播平台养活了一半东北人,另一半去了海南;

在东北,连扫地老大爷都知道怎么用快手……

在东北,直播是“轻工业”,烧烤是“重工业”;

根据“2017中国城市网络主播数量排行榜”显示,主播数量前十名的城市中,黑龙江、吉林、辽宁全部在列,东北三省的网络主播占比为15.03%,居全国首位。同时,陌陌发表的《2018主播职业报告》表明,职业主播人群中,黑龙江、吉林、辽宁、北京和山西这5个省份占总人数的50.6%。

舆论对东北主播的评价多多少少带着调侃的意味,但无奈这是事实。快手充斥着东北人的经济生活和精神世界,这本身即制造业没落的真实写照,而腾讯、阿里、恒大进攻产业互联网,想要盘活制造业根基,东北人对快手的依赖,某种程度上就成了一种客观阻碍。

最直接地,比如,直播对劳动力资源的占有。

马云、马化腾等人驰援东北,主攻to B的农业互联网或工业互联网,直播等互联网服务虽说是面向普通网民,双方不会背道而驰,但从人的维度讲,考虑到东北的就业现状,这或许会演变成一场拉力战。尤其是当国内整个网红群体越来越年轻化,主播逐渐成为年轻一代青睐的职业选择,东北已经天然占据了行业优势,这种现状很可能会继续驱使东北劳动力向直播转移,而不是回归传统制造。

一方面,东北人口外流严重,这使得东北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最大问题就是人才缺口。早在2010年东北三省历年累加的人口净流出规模就达到219万人,相比2000年激增了5倍,其中又以高学历人口为主。2010年,长春、吉林、辽源、白山、白城五个城市的24-34岁大学生,净迁移率分别达-57.69‰、-112.9‰ 、-190.48‰ 、-263.16‰和-111.11‰。

另一方面,除了高学历人才,产业互联网所需的基本劳动力,一部分被疲于支撑的国企继续把持,大部分因产业衰落导致的大量下岗职工,分散在全国各地,留守东北的很可能也不愿再重蹈覆辙。

相反,网红产业链在东北经济中日渐成熟,这已经给了东北各个年龄层面的人一个创富机会。

在沈阳这座曾经的工业城市,如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网红经纪公司和各式网络主播,这里像是网络时代的新式工厂,将培养成型的网络主播输送到全国上百多家直播平台。有从业者讲道,“没人能说出具体数字,但多到你无法想象”。

因而,在网红当道的娱乐社会,外界对95后、00后职业倾向于主播的担忧是,一旦他们尝试通过直播习惯了赚快钱,可能会很难适应其它类型的工作。在东北,产业互联网和网红或许正是这样两个极端。

长期效益与短期效益

去年五一期间丹东楼市的疯狂还历历在目,沈阳房地产市场又持续高温。数据显示,2019年1-6月,沈阳房产上半年累计销售商品住宅面积685万㎡,同比增加1%;累计销售额707亿元,同比增加14%。

与其他地区不同,房地产从来都不是东北产业经济的贡献主力,此次沈阳房价高涨,很大程度上就是受东北投资热潮的影响。

5月,沈阳市政府和万达集团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,万达在沈阳再投资800亿元;6月,恒大集团将投资1200亿元在沈阳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项目;8月,绿地控股与沈阳市人民政府签约战略合作,未来五年内在沈阳市拟投资300亿元,包括但不限于房地产开发。

目前来看,产业互联网开进东北,不过是刺激了民众的投机情绪,其最终受益的也未必是东北人,相比之下,网红经济给东北带来的效益却是能够看得见的。根据小葫芦数字红人榜,快手直播的打赏收入榜前20名经常有一半左右来自东北。而且东北主播的带货能力在电商直播热潮中更得以放大。

根据快手官方营销平台公布的快手带货人气榜,以6月榜单为例,排名前6的红人有三分之一都是东北的。另外,有媒体称,2017年东北人均可用工资不足3000,而绝大多数直播平台的主播月收入人均至少在5000元以上。

一位放弃打工种田、从事网络直播的东北小伙坦言,“每人每月净赚5000元左右,我们不求太多,就求生活够用,图个乐呵”。

但直播虽能养活东北人,却养不活东北经济。长期来看,东北经济终究还是取决于产业互联网能在东北产生多大的驱动力。当前我们看到,腾讯、恒大、阿里等巨头的大部分投资都是冲着以政府为主导的基础项目去的,如新能源汽车、数字农业等,这意味着固有的理念和体制依旧会牵制互联网企业的融入。

而另一方面,则表示私营企业依旧处于投资的空白区域。一位在大连从事本地服务的产品经理在采访中称,“对私营经济而言,投资带来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”。

对东北人来讲,直播起码让他们看见短期的收益,而产业互联网想要产生积极的经济效益,必然要触碰到企业混改、政商关系以及官本位思想等根深蒂固的问题,这其中充满不可预期的可能性,尤其是等到最后层层下来,普通大众又受惠几何?

在东北“上山下乡”?

春节期间,“返乡体”的流行,通常将三四线城市及其城镇地区互联网下沉的现状,以一种典型性社会现象的方式表现出来。在《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》一文中提到,“引以为豪的移动互联网,非但没有渐渐影响这样一座东北小城,恰恰相反,曾一夜间覆盖东北的互联网产业,正在这样一个平静的舞台上快速消退,乃至于濒临真空”。

如果说东北经济的衰退,起码还能在沈阳等省会城市维持一定的体面,那曾经遍及东北地区的工业重镇,几乎可以说是全盘覆灭。在互联网未能有效填补这场经济陷落导致的商业空白后,他们只能抓住网络直播的暂短风口。简单来讲,这也可以说是市场下沉带来的机遇。

目前来看,虽然产业互联网携带的变革基因,或许短时间内无法波及到下沉市场,但阿里、京东这两大电商巨头对东北经济的价值不止是产业互联网。

早在2016年京东就与北大荒集团在电子商务、云计算和大数据以及物流、金融、旅游等领域开展深入合作,刘强东看中的是东北的特色农产品以及物流建设。同样地,此次阿里投资东北,方向也是数字农业。马云信誓旦旦,称“阿里投资要出山海关”。

根据京东发布的数据,相比2008年同期,2017年双十一期间黑龙江、吉林和辽宁用户在京东平台的消费金额,均同比增长了超过5000倍。其中辽宁省消费能力在全国排名第12,黑龙江和吉林分别排名第21和24。但有一点值得注意,东北三省的消费力主要集中在省会及大中城市。

在东北三四线小城镇,如返乡所见,电商基本可以使用“找我姐们拿货”这种神奇的方式进行替换。

由此可见,京东开发东北特色农产品、渗透到下沉市场的尝试,或许并不如人意。反而,直播带货依靠东北主播在网红经济中的强大优势,颇有起色。

辽宁佟二堡曾经是富甲一方的“中国皮草之都”,东北实体经济衰退后,其皮草生意一度惨淡。直到2018年下半年,直播带货在佟二堡兴起。根据官方数据,佟二堡地区2.7万多注册用户中,与皮草行业的相关用户有2600多位,他们大多数以快手直播作为主要销售渠道。佟二堡生意的线上流量有一半左右来自直播。

在东北上山下乡,不可能忽视快手的影响力,但阿里、京东或许不会放下身姿、靠快手导流。

东北经济振兴已经成为一块心病,当前大佬们所掀起的这股投资热潮,恰逢建国70周年,其本身则具有更复杂和长远的价值意义,不过,从复兴东北的角度来看,依然任重道远。

联系我们

  • 模板堂公众号
    全面掌握电商一手资讯

  • 模板堂服务号
    精彩活动,推送提醒

垂询热线:021-62601332-8026

合作投稿:lvli@ecmoban.com

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3553号伸大厦3层

上海工商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 实名验证网站 实名网站 财付通

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1054号